狐穹

好像总是跑偏大众,吃啥啥冷。
一般可逆不可拆,但是只开本家车。
更新随缘。
最近沉迷赤琴,茨酒。
每天都想花式日吞(×)

茨酒】云深不知处(下)

#避雷预警:

茨木童子视角

3p:初始茨木 X 醉酒纵歌 X 觉醒茨木

#分级:NC-17

=============================================================

点我看在浴池中坦♂诚♂相♂见的情侣会做的事,情窦初开——直男的不♂知♂所♂措

FIN

后记:

我曾于半梦半醒的雾霭山林间瞥见过书翁的身影,那眉清目秀的男子孑然一身,神情安详又冷漠,飞禽走兽皆可为伴,却又行来无踪无迹。

于是出声询问,偶得窥见笔墨三两行,其言深以为然。正欲细看时猛然惊醒,心里惶然久不能平,因而有此感慨。

鄙人拙见,贻笑大方。

——

茨木童子生于人类的村庄中,口能人言,目能视物,却未曾懂得人间悲喜离合,未曾坠入红尘俗世便已逃入山野林中。

他孑然一身,形单影只,不知是真的无人为伴,还是蔑视众生。

——这不是神灵的姿态吗。

说他强大自负、桀骜不驯,说他生性冷漠、不问世事,说他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说到底不过是未曾领会过七情六欲,无悲无喜。

神明不曾有敬畏之心,他只要山间万物敬他便是。

神明不曾有妒恨之心,因为他目之所及无人能与他并肩。

可茨木童子也不曾升为神明,他只是瘴气裹身的一介鬼子,生为不详之兆。神明怎能容他也作此般惺惺之态,怎能容他也被人闭口不谈。

 

于是神明便叫他遇见酒吞童子。

叫他挫败,叫他不甘,叫他执迷不悟,终于叫他脱胎换骨,浑身浴血,眼中清明不再。

叫那污秽的不甘与不满在他空旷的胸膛内纠结成一颗赤红的心脏,叫那阴鸷的世人再为它蒙上一层层遮天蔽日的黑纱。

将他抽筋拔骨,将他拉下与神坛几近比肩的高台,任他染上七情六欲,由他历经人间悲喜离合。

终于让他堕入红尘俗世,永世不得翻身。

却还使其甘之如饴。

茨酒】云深不知处(中)

#避雷预警:

茨木童子视角

3p:初始茨木 X 醉酒纵歌 X 觉醒茨木

#分级:NC-17


=======================================================


心上人就在眼前如何把♂持,点我看 ♂ 纯 ♂ 情 ♂ 直 ♂ 男的初 ♂ 次 ♂ 冲 ♂ 动


TBC



碎碎念:


……刚发现昨天更新被屏蔽了

生活逼迫我终于学会走微博文章 ORZ

另外小可爱们不需要因为这个关注我微博的,一般更新第一时间都会放lof,除非敏感的车才会走外链

茨酒】云深不知处(上)

#避雷预警:

茨木童子视角

3p:初始茨木 X 醉酒纵歌 X 觉醒茨木

#分级:NC-17

=======================================================


0

TBC

============================================================

后记:

因为作者并不知道怎么放图链

所以直接放图片

明天开车。

剩下的债慢慢还,今年还有小半个年 ×

求你点梗

这里是一个茨酒或赤琴的开车点梗。
如果有人评论而且有些有趣,自我感觉能写的梗就会试一下,采用会回复感谢 '_>'
想要被交流 (×)

就,最近事情太多了有点烦,想开车疏解一下不然自己就要憋到爆炸了。
但是又没什么好梗。
没啥剧情全是为了开车。

...如果没人交流就尴尬地自我娱乐了,文风在过渡期可能不太稳定。

截止到9月24号吧,在这之前请随意留言。

茨酒】茨木童子捡到一块镜子(上)

#不正经的Hogwarts世界

#四个学院:(格兰芬多)黑晴明的苍龙,(拉克劳文)神乐的白藏,(赫奇帕奇)源博雅的黑豹,(斯莱特林)八百比丘尼的孔雀,院长是安培(白)晴明。

#……我不知道用欧美腔来写茨酒会不会有点奇怪,也可能是我水平不够,所以只是借用魔法世界观了,装饰衣着什么的还是暂时参照游戏和风

#茨木双手健全设定

#分级:PWP,想要参一脚茨酒夏日飙车大会,设定草率只是想开个车不要太认真 (×)

【【重要声明:人物属于阴阳师和他的网易】】

##前情提要:

厄里斯魔镜(THE MIRROR OF ERISED):出场于《哈利波特》系列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被描述为非常气派的镜子,高度直达天花板,金色边框,底下是2只爪子形的脚支撑。顶部刻了“厄里斯 斯特拉 厄赫鲁 阿伊特乌比 卡弗鲁 阿伊特昂 沃赫斯”(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厄里斯魔镜能够使人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最强烈的渴望。

邓布利多的警告:“这面镜子不能教给我们知识,也不能告诉我们实情。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为他们看到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可能实现。”

==================================================

宵禁的时间快到了,茨木童子正匆匆赶回孔雀的宿舍,他单手拎着自己的法杖挽了个圈,,他嘴唇还紧紧地抿着——时间咒术甚至不需要什么咒语,几个幽蓝色的数字飘飘悠悠闪现,跟随在他身侧。他穿过深夜里曲折静谧的外廊,绕开黑豹们精心呵护的一丛丛花花草草。孔雀的寝室在整个园林掩映下的最深处,当茨木路过苍龙的公共茶室紧闭的门扉时,他无意间踢到了什么东西。

茨木童子低下头看去,是一小块巴掌大的镜子,形状并不规则,边缘锋利且扎人——看样子它并不是自愿变成这个样子的。

他有些谨慎地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这是不是苍龙新发明的什么小陷阱——上次他被大天狗那个不断溢满酒液的被子灌得不轻,虽然因此记仇确实有点小题大做,他绝口不提是因为之前那个荒唐无聊的赌局,而他作为始作俑者却输得很惨。

但是茨木还是把镜子捡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天色暗沉,第一眼时他没有注意到镜面映照出的影像有何不同,白茫茫的一团看起来就像是他的头发。

然而他稍微在手里把玩一般地来回变换了几个角度,突然发现镜子里闪过一抹红色 !

茨木心下一惊,反手握住法杖警惕地迅速转身看去,但是空无一人的长廊正如他来时一样。

“谁 !?”

茨木低声喝道,紧接着从喉咙里碾出一串吟唱,催动几个显形和判断咒术,暗沉的紫黑色雾气从他的法杖顶端飘散开去——但是没走多远就都消散了。

打空了。

茨木皱起眉头,凝神听了一会,结果仍然只有他和空气尴尬地互相对峙着。

他不由得又看了看手中的镜子,终于发现那影象似乎有些不同。他举起法杖点亮荧光地同时又谨慎地环顾了一圈。借着这光芒,茨木这次清晰地看到那镜子映出一簇艳红的发丝,熟悉得让他忍不住将巴掌大的镜子拿远了一点,企图看清全貌——

当一只紫色的眼睛和他视线相对时,一切都很明了了。

“挚友 ?”

茨木一下子把镜子捂到心口,四处张望着小声叫到。

但是跟刚才一样无人回应。

他蹙起眉头,又看向那块镜子,这次只能看到酒吞的背影和披散的红发——挚友比他矮一点,茨木能透过酒吞看到一点点自己的额头,然后他惊恐地看到镜子里面的酒吞把头发顺到一边的颈窝,裸露着肩膀和后颈,然后
在他的举着镜子的左臂上亲了一下。

茨木童子吓得差点扔了镜子,他手忙脚乱地把镜子抱回怀里。

那里面的酒吞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视线突然通过上挑的眼尾斜过来,打的茨木的小心脏砰砰作响。他看到镜子里的酒吞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侧回头去,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

茨木这下连呼吸都凝固了,他僵硬地在空空如也的颈窝和小幅度晃动着披散的红发的挚友之间移动视线,然后突然发现——镜子里的他似乎没穿上衣。

而且事情好像不止如此。

他动作僵硬又抱有一丝莫名其妙地期待一般将镜子稍稍向下倾斜了一个角度……

茨木童子给了自己一个高级占卜之印,然后把这面来历不明仍需谨慎怀疑好好研究的镜子揣进怀里带回了寝室。





酒吞正靠在墙边浏览着卷轴,他的法杖点着柔和的光芒,随着头的偏移尽职尽责地来回移动,见到茨木进来的时候,那一小团荧光闪了闪,算是打了个招呼。

“挚友,这么晚了还未休息么 ?”

酒吞头也不抬。

“你小子这么晚跑哪儿去了,等着黑秃子抓到你扣分么 ?”

“吾正是被那黑秃子关禁闭了。”

茨木恨恨地说,正想将外袍换下,不料一下子将自己怀中的镜子抖了出来。酒吞正指挥卷轴自己把自己卷好飞回架子上,耳朵动了动听见一声不同寻常的声响,眼尖地看见茨木正伸手去捞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

他反应敏捷,又是坐着,一伸手用一个悬浮咒打中了它,捞过来打量了一下。

“挚友 !”

茨木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挚友看见那景象会作何反应,他知道酒吞虽然表面放下了红叶,心里到底地还是
记挂着的。

“嗯 ?本大爷又不抢你的,看看紧张什么。”

酒吞把镜子翻来覆去地看了看。

“一块镜子而已。”

茨木看他神色如常,照了一眼就递给自己,心里不禁疑惑。他捏住漂浮过来的镜子,又看了一眼,这次镜子里的挚友就贴在他脸颊边,好像他稍微一偏头就能触碰到对方玫瑰色的薄唇。

茨木不禁向对的方向偏了偏头。

“你什么时候也学苍龙那些人随身带镜子了 ?”

酒吞看着茨木盯着镜子眼睛都直了,还侧着头不同角度地观察,他只当这混小子是在照镜子,好奇自己的小跟班突然间开始注重仪表了。

但是这一声可把茨木吓得不轻,他明显地抖了一下,然后不自然地躲开酒吞探究的视线。

“只是刚刚整理头发时用的,挚友不必在意。吾即使如女子般日日流连在妆台前精心打扮,也定不及挚友无意间的飞扬神采。”

酒吞白了他一眼,他已经习惯茨木那些在他看来毫无根据信手拈来的吹捧。

而在茨木看来那些都是他倾尽毕生所学总结出来的精华。并且挚友的好还在日益超脱于他贫乏的语言,他更要尽心尽力地去记录这些惊艳他生命的瞬间。

“早些歇息吧挚友,已近子时了。”

见酒吞没有进一步追问,茨木悄悄松了口气。他把外袍挂起来,换上绣着枫叶的浴衣,将被褥从柜子里抱了出来,准备睡觉。



茨木把两床单人的被褥铺在房间正中,相距半米,看着酒吞熟练用一个悬浮咒解开自己的发辫,伸手将披散下来的红卷发打理顺畅。他将法杖和镜子一起塞进枕头底下,然后按着自己小鹿乱撞的心故作镇定地掀开被子躺进去。

“晚安,挚友。”

“啊,晚安茨木。”

茨木童子的手正触及到坚硬的镜子边缘,听到酒吞的声音又触电般迅速收了回来,看着因对方大大咧咧的动作而大敞的浴袍底下露出引人遐想的风光。觉得自己指尖发烫发颤。

TBC



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完结。

茨酒】明知故问

#避雷预警:废话超多的车,妖怪茨 X 人类吞

#封图是之前存的非常喜欢(正直脸),权侵删换

【【重要声明:OOC是作者的错,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只属于那个妖怪的时代。】】

茨酒】从他的火焰之中诞生

#一切都是我编的。

#Summary:

伊吹大明神在看到玉姬的那一刻,突然觉得他想要个孩子。

这个孩子应该有着这世间的鬼怪神仙无所能及的气力和俊秀的容颜,应该有着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应该在人世冷暖红尘疾苦中穿梭自如仿若游览花丛和草,应该坦坦荡荡胸怀开阔,他应该站在无数追随者的顶端就如同我自己一样,但是我将不会赋予他神性的光辉和冷淡,因为玉姬的温软和柔美如同一团炽热的火焰,而将从那烈烈豪放的红色之中诞生的孩子,不应该拥有坚硬冰冷的神色。

我要他六分似玉姬,我要他轻易就能隐身在红尘世俗的人潮之中,这样才可让我在他身上垂怜爱和庇护并多于世人;我要他余下三分像我一般,我要他能徘徊在人性和神性之间的轻薄又浓厚的雾霭地带,这样我才可将他从山精鬼怪,从仙人天兵中毫不费力地剥离出来,并赐他人间的疾苦和罪恶,与神明的极乐和长情。

我要他英姿飒爽能够纵情酒色,能够与他一起把酒言欢,能够笑谈万里河山的锦绣,能够欣赏这天下每一位女子的美妙之处,包括那肤白胜雪的幼嫩肌肤温热而富有弹性的口感。

我要他远胜人间顿悟的圣贤,又稍输于极恶的囚徒。

——于是这个世界上有了茨木童子。

茨酒】枕边人是心上人

#现代明星AU,茨酒

#半夜摸鱼


【【重要声明:他们不属于我,但是OOC必定他妈地是我的。】】

================================================================


“我能不能踹你一下 ?”

枫色的浴巾顺着美好的身体曲线直接滑到地上,酒吞背对着茨木从靠床的衣柜里把连体的恐龙睡衣拿出来也扔在木地板上,湿乎乎的双脚直接小心翼翼地踩进去,然后弯腰把软乎乎的帽子连同浴巾一起捡起来,顺便抹了一把地上湿漉漉的脚印。

“好,那就这样……”

茨木正转头去拿床头柜上盛满温水的马克杯,等他扭回来的时候酒吞已经站起来,并且把帽子盖在头上了——他错过了整个活色生香的场景,茨木有点懊恼,不过这不妨碍他现在开始用视线一寸寸舔过酒吞领口处裸露的,带着水汽的皮肤——它们已经被裹紧了睡衣里确实有点令人遗憾,不过如果那是套情侣睡衣的话,茨木觉得他勉强可以忍受这种程度的不适。

酒吞见他没有回话转头看了一眼,茨木刚刚洗过难得柔软的白发里闪着光的蓝牙耳机若隐若现。

他小声“噢”了一句,专心地把自己的睡衣套上,摘掉帽子,把浴巾扔回洗漱间的篮子里,然后顺了一把梳子出来。

“七点 ?……八点不行吗,不是先和花鸟卷见面 ?……噢青行灯,怎么又是她…行了我知道了……”

酒红色的手机被扔在床头柜上,茨木一手抱着马克杯,一手按着蓝牙耳机,神情有点扶老奶奶过马路般的隐忍的善意的——不耐烦,他的目光在酒吞从浴室重新出来之前还游离在房间各个角落,之后则完全追逐着酒吞赤裸的在木质地板上吧嗒吧嗒的脚,就像是突然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找到了一点火光,从原本看哪里都一样的冷漠,变成了一种对某件太过与众不同的事专注的好奇的凝视——不得不说这目光着实有点变态,好在酒吞已经习惯他们了。

事实上他可能是先习惯了这些,才能做出那个无比艰难到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下定决心说出口的承诺——答应茨木,或者说,成全他自己。

“青行灯 ?你疯了吧晴明,她都快公开出柜了要我和她炒作吗 ?……不,莹草也不行,你不如说那个号称武士之灵……艹我没答应 !我没有 !”

茨木一边皱着眉跳着脚反驳他的经纪人,一边转动眼珠,沿着地板一个又一个可爱的水印从他脚跟到脚趾地仔细地打量,它们因为常年不见阳光显得有点苍白,隐约能看见薄薄的皮肤下脆弱的青涩血管。其实酒吞身上的颜色还是蛮健康性感的蜜色,而这令茨木万分羡慕也是无比自豪的一点没准儿还要感谢常年和他不对盘的夜叉,那个酷爱裸露在阳光和大众贪婪目光下的户外运动金卡客户。相比之下茨木自己反倒显出些更加病态的白皙。

在他和晴明为了和谁炒作僵持不下的时候,酒吞抿着嘴唇沉默着掀开被子钻进来,抻了抻睡衣把恐龙的尾巴也好好地塞进被茨木捂得暖呼呼的被窝,然后把调整了一下坐姿,从茨木手里接过马克杯,然后心安理得地把梳子塞给他。

“行了,嗯……行了知道了,微博上你们接着做就好……花鸟卷那边先放一放行不 ?”

茨木从酒吞重新出来的时候就显出一副耐心耗尽的样子,他盘腿坐起来,然后伸长手臂把酒吞拦腰揽进怀里,后者则一瞬间举高了马克杯防止水洒出来。

“一周……不,四五天吧,很快的,今天不早了,晴明你早点休息吧,小心秃头。”

他说着迅速地掐掉了蓝牙并摘下来扔到一边,开始给酒吞拢头发。

“茨木。”

酒吞咕咚咕咚把一杯子的水喝完。

“挚友 ?”

“我能踹你一脚吗 ?”

尽管茨木打电话的时间有点长,但是这不能让酒吞忘记他还欠自己一脚。

“挚友想打架吗 ?”

茨木的语气听起来跃跃欲试。

“不,我只想踹你,一下,或者好多下也行,我不介意。”

酒吞舔了舔嘴唇,暂时够不到床头柜,他就把红色的马克杯抱在手里。

“……”

这下茨木沉默了一会,他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酒吞知道这小子八成是在考虑最近怎么惹到自己了,他不介意这小混蛋反省自己,因为反正他也反省不出来个所以然。

于是他难得安安静静地等着。

“……我最近 ?”

一分钟之后,茨木开口,语气带着点试探和沮丧。

“你可以的。”

酒吞口是心非地鼓励他。

茨木把酒吞的红发从恐龙绿了吧唧的皮肤上摘下来都拢到手里,捻了捻发尾。

“挚友你头发还有点湿。”

“嗯,别转移话题。”

酒吞转过身来把头发从他手中抽走,顺便把杯子放回床头。

“噢……”

茨木的沮丧看起来有些成形的趋势,酒吞见他又不说话了,于是重复了一遍自己肯定会被答应的请求。

“我能踹你一脚不 ?”

果不其然茨木把自己身上的被子都堆到酒吞那边,然后就这盘腿的姿势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挚友高兴的话。”

酒吞把自己的脚从被子里伸出来。

眼看着刚被自己打量了一边的脚马上就要隔着一层睡衣贴上自己的肚子,茨木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它。

酒吞回以一个询问的眼神。

“……我能知道挚友在生什么气吗 ?”

酒吞也把被子从自己身上推下去,露出两个人一样的带着黄色尖尖的绿色尾巴。他没有挣开茨木的手,一只脚搭在对方腿上大爷一样地往床头一靠。

“晴明准备给你闹绯闻 ?”

茨木闻言抬起头来,目光里带了些惊讶。

“挚友你在……”吃醋吗?

酒吞摆了摆手,在茨木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从自己枕头底下掏出一个小盒子,神色显得有些懊恼。

“那本大爷现在要是求婚什么时候才能结 ?”

回答他的是一个结巴地几乎说不出流利的我愿意来的话痨。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反正正式服还没到那时候,小天使还是小天使
符一张游戏更新后的小天使截图给大家舔舔.jpg

【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内心波澜万丈】
....新年一口大刀
原来官线是退治之后的吗wtf ???
我一直以为剧情是鬼王红叶买醉退治然后balabalabala
没想到应该是鬼王退治红叶买醉然后再balabalabala
???
这感觉跟鲜肉太太的【你就不要再离开】的剧情走向有点像哇....(强行安利我超级喜欢的这篇)
我一直觉得茨木是那种比较偏执的嗯,没想到其实情商爆表.....

茨酒红晴修罗场】京都一夜

#避雷预警:阴阳师式单箭头,茨→酒→红→晴(←→博)

#不知道这样的修罗场应该打什么tag……本命打了茨酒,不知道打酒红tag会不会被骂但是我确实觉得我想写酒红的。然后大概算是晴博双箭头所以打了,有误之处请多包涵

#我打的每个单箭头都有意义,cp洁癖党谨慎考虑

#出场式神没有任何贬低之意,就当这里的花楼只卖艺不卖身

#我一直蛮喜欢雪女姐姐的气场的,所以被注意到她的话也保证绝没有恶意


【【重要声明:谁也别想抢走我的酒吞 !!!他们不属于我qnqqqq,但是OOC属于我,并且只属于我。】】

分级:全年龄向

梗概:你也和我一样,求而不得夜不成眠。


=======================================================


茨木接下老鸨递过来的酒,转手就放到一边。可这个女人却没有再识相地走开,反而就势坐了下来,

“我说这位爷啊,您今夜坐得也够久了,您看这酒都喝了三四壶了,这姑娘们的轮场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有哪个能入了眼的,您尽管说来就是了。”

说着她又将酒杯顺回来,眼波流转间风情万种,尽管眼角已然显露出细碎的纹路,却替她平添一成熟的风韵,说到最后她还展开了扇子掩住红唇,有意无意地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轻软呻吟。

茨木却靠在椅背上对她不理不睬。直等到台上的姑娘一曲完毕,看着人家用细白的手指拈着裙摆,一步一顿地走到早就伸长脖子守在台阶处,此刻笑开了花的公子哥怀里,他才意犹未尽般地移开目光,用余光瞥了一眼已经僵了脸庞的女人。

那女人立刻朝他莞尔,顺着他刚才目光的方向寻去,纸扇合拢,轻轻点着自己的下巴:“爷可真是好眼光,雪女是我们这的红牌,您若不嫌……”

看来那所谓的公子哥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了,纯粹的爱慕。

茨木心里冷哼了一声。

“你们这儿的头牌呢 ?”

他状似漫不经心地掂了掂酒壶,游移的目光越过第二楼精巧的栏杆,撩开层层叠叠薄如蝉翼的红帐,在袅袅熏香和昏暗的花灯注视下,亲吻到那个人鲜红的发梢。

女人微不可见的挑了挑眉,旋即舒展开厚重的妆容。

“爷可也是冲着红叶姑娘来的 ?今儿可不巧……红叶姑娘身体欠佳,正在修养声息,要不您再挑个别人儿 ?我这阁里的姑娘个个儿都精通琴棋书画,作诗的,会舞的多了去了,唱曲儿的哪个不是一开嗓都跟黄莺出谷似的请亮亮……”

茨木拎着酒壶仰头就灌,细长的,甘美的,醇香的酒液顺着他的舌根流进喉咙里,他伸出舌尖去,可还没来得及被濡湿,酒壶已经见底了,他于是只好遗憾地舔了舔下唇,操惯了粗糙兵器的两只手指小心翼翼捏着白玉般的瓷器,将它放回碟中。

“吾得罪不起他 ?”

“……谁 ?”

女人灵巧的舌头在温润的口腔里冷不丁转了个弯,本来敲着折扇的蔻丹一下子顿住了。

茨木仰头大笑了两声,惹得台上轻拢琵琶的姑娘抬眼多看了他一眼。笑过了,他终于一直低下高昂的头来,原本黏在二楼的目光也随之放空。

女人不着痕迹地拢了拢衣袖。暗自担忧着这公子衣着华丽,相貌也不凡,可别是个傻的吧。

“你说对了,吾确实得罪不起。”

“……爷 ?”

茨木笑着点了点头,伸手又打发了她一兜子碎银。

“滚吧,别再来了,吾就在这等着,等到你们那红叶姑娘有空了……”他话锋一转,瞥了浓妆艳抹的女人一眼,“记得给那屋子里续上酒,要你们这儿最好的酒,他要多少上多少,一刻也不许误了。”

女人愕然看着他,眉宇间深情不假,话里可是句句带刺,幸而看起来暂时还没有动怒的意思……不知道屋里那个是不是真按得住这位爷。

她攥着那袋子碎银抿了抿嘴唇,起身要走,精明的脑子里正算计着得失,这两位爷……

“不知道那屋里能不能看见月亮。”

身后的人突然嘟囔起来,女人转身看去,正对上那双鎏金的妖瞳。

“吾就在这候着。”

女人眨了眨眼,想着这双眼有点熟悉,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扭腰走了。

看着公子状似对红叶姑娘一往情深……他不知红叶讨厌酒味吗 ?



“你今儿也该走了吧。”

红叶用手指捻着衣袖,站起来的时候顺手将酒盏向里推了推。

“别又等那傻小子来砸场子。”

她走到小窗前,这里确实能看见月亮,那白亮亮的银盘挂在深蓝的夜空当中,好似即刻会被夜色吞没,却顽固的闪着一点光芒,随着外面逐渐稀落的人声和灯火缓缓移动,她眼中黑了又红,红了又黑,明明灭灭好几次。

酒吞也化了人形,胸怀敞开,手指摩挲着白玉杯的纹路,目光一直追在红叶的身上。

“今日他可来不了。”

上次他们争执之下大打出手,算足了日子茨木身上的伤也应该好不了多少。

“他大概回罗生门休养去了。”

今日是月圆之时,那茨木是纯粹的妖鬼,正是妖力最虚软的日子,加之有伤在身,京都又有不少阴阳师坐镇,他就是再一根筋,也不会挑这种时候在这里闹事儿。

“你也该早日回大江山吧,晴明大人昨日刚从郊外回来,长途跋涉定然劳累,没有心神收拾你们了。”

她微微扬起小巧的下巴,瞥了酒吞一眼,那高傲的眼里好像带着枫色的艳影。酒吞勾着唇角一笑,欣然对她举杯,仰头饮尽。

“酒鬼。”

嗔怒责怪的声音虽小,却正能轻巧地落在他耳边。酒吞一直看着她,看到红叶转过脸去只面对夜色。他猜想红叶此刻固执的清澈的眼神,却知晓她只能从这一方天地,通过这几寸的小窗去寻觅那个人的身影,京都夜幕下的万千灯火,只有一盏能在她眼中跳动。

你也和我一样求而不得夜不能寐。

想到此处,他不禁要仰头大笑几声,索性甩掉了手里的白玉酒杯,伸手抓来酒壶就往嘴里倒去。

酒杯原本飞至门边,眼看逃不过粉身碎骨的命运,却突然顿住,悬浮在空中,就像是一头扎进了绸缎堆里,接着缓缓地落在地上,原地打转了几圈,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再叫,红叶。

再叫我。

本大爷还想听。



安培晴明坐在月下的榻榻米上,手中捏着几张鬼画符般的符纸,半张脸隐在暗中,神色晦暗不明。

近日越来越浓重的妖气总让他提心吊胆的,一刻也不敢耽误地赶路,就是为了早些回到京都,没想到京都这里也已经出现了瘴气。今日本是月圆之夜,可这妖气却丝毫没有收敛,虽然不似初见之时的嚣张,却丝毫没有惧怕月色清辉的意思,没有本该的虚弱,反倒和平日里一样不急不缓游离。

恐怕是有灾祸要降临……

他正出神地想着,被仆人唤了三四声才迟钝地应过来。

“怎么了 ?”

他放下符纸,揉了揉眉心。

“老爷,源氏兄妹……”

“晴明 !”

“唔、哎……”

仆人刚说了一半,神乐已经扑进了他怀里。

“晴明,我可是在外面乖乖等了大半天了,神乐急着见你,所以不等通报的人回来就擅自闯进来了。”

源博雅一撩袖子,丝毫不介意地一边自说自话,一边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他揉了揉神乐的脑袋,小姑娘从他怀里嘟着嘴抬起头来,源博雅示意仆人点上灯。

“下去吧,下次直接让他们进来就好。”

安培晴明回头对仆人说。

“你这家伙,回到京都了怎么也不说差人送个信来。”源博雅嘟囔着,手指在他凌乱的桌面上划拉。

“神乐担心死你了。”

摸了一遍,确认对方没有受伤之后,神乐乖乖地从安培晴明身上下来坐到一边,棕色的大眼睛在他口不对心的兄长身上扫了个边。

“哦,是吗 ?那真是抱歉,让你担心得夜不成眠。”

安培晴明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才没有担心你呢 !”

源博雅一下子拔高了声调。

“我担心你。”

安培晴明慢慢收敛了笑意,可是狐狸似的双眼怎么看怎么像是愉悦的。

“赶回来之前,我感觉到妖气的波动,夜夜开启灵视注意着京都的动静。”

“什……是有什么变动吗 ?”

“当然注意到博雅担心我担心到夜里都睡不着觉,爬起来练箭。”

他蓦地又笑弯了眉眼,整个人阴郁的气色一扫而光。

源博雅气得脸色泛红地反驳他。



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都在这里。

除了京都又是一夜未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