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穹

好像总是跑偏大众,吃啥啥冷。
一般可逆不可拆,但是只开本家车。
更新随缘。
最近沉迷赤琴,茨酒。
每天都想花式日吞(×)

茨酒】云深不知处(下)

#避雷预警:

茨木童子视角

3p:初始茨木 X 醉酒纵歌 X 觉醒茨木

#分级:NC-17

=============================================================

点我看在浴池中坦♂诚♂相♂见的情侣会做的事,情窦初开——直男的不♂知♂所♂措

FIN

后记:

我曾于半梦半醒的雾霭山林间瞥见过书翁的身影,那眉清目秀的男子孑然一身,神情安详又冷漠,飞禽走兽皆可为伴,却又行来无踪无迹。

于是出声询问,偶得窥见笔墨三两行,其言深以为然。正欲细看时猛然惊醒,心里惶然久不能平,因而有此感慨。

鄙人拙见,贻笑大方。

——

茨木童子生于人类的村庄中,口能人言,目能视物,却未曾懂得人间悲喜离合,未曾坠入红尘俗世便已逃入山野林中。

他孑然一身,形单影只,不知是真的无人为伴,还是蔑视众生。

——这不是神灵的姿态吗。

说他强大自负、桀骜不驯,说他生性冷漠、不问世事,说他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说到底不过是未曾领会过七情六欲,无悲无喜。

神明不曾有敬畏之心,他只要山间万物敬他便是。

神明不曾有妒恨之心,因为他目之所及无人能与他并肩。

可茨木童子也不曾升为神明,他只是瘴气裹身的一介鬼子,生为不详之兆。神明怎能容他也作此般惺惺之态,怎能容他也被人闭口不谈。

 

于是神明便叫他遇见酒吞童子。

叫他挫败,叫他不甘,叫他执迷不悟,终于叫他脱胎换骨,浑身浴血,眼中清明不再。

叫那污秽的不甘与不满在他空旷的胸膛内纠结成一颗赤红的心脏,叫那阴鸷的世人再为它蒙上一层层遮天蔽日的黑纱。

将他抽筋拔骨,将他拉下与神坛几近比肩的高台,任他染上七情六欲,由他历经人间悲喜离合。

终于让他堕入红尘俗世,永世不得翻身。

却还使其甘之如饴。

茨酒】云深不知处(中)

#避雷预警:

茨木童子视角

3p:初始茨木 X 醉酒纵歌 X 觉醒茨木

#分级:NC-17


=======================================================


心上人就在眼前如何把♂持,点我看 ♂ 纯 ♂ 情 ♂ 直 ♂ 男的初 ♂ 次 ♂ 冲 ♂ 动


TBC



碎碎念:


……刚发现昨天更新被屏蔽了

生活逼迫我终于学会走微博文章 ORZ

另外小可爱们不需要因为这个关注我微博的,一般更新第一时间都会放lof,除非敏感的车才会走外链

茨酒】云深不知处(上)

#避雷预警:

茨木童子视角

3p:初始茨木 X 醉酒纵歌 X 觉醒茨木

#分级:NC-17

=======================================================


0

TBC

============================================================

后记:

因为作者并不知道怎么放图链

所以直接放图片

明天开车。

剩下的债慢慢还,今年还有小半个年 ×

...想知道你们面对那种打呼噜不自知还坚持早睡的舍友,都是,怎么,处理的。
我明天还有早课...要不然我就爬起来码字填坑而不是努力睡着了。
'_>'

求你点梗

这里是一个茨酒或赤琴的开车点梗。
如果有人评论而且有些有趣,自我感觉能写的梗就会试一下,采用会回复感谢 '_>'
想要被交流 (×)

就,最近事情太多了有点烦,想开车疏解一下不然自己就要憋到爆炸了。
但是又没什么好梗。
没啥剧情全是为了开车。

...如果没人交流就尴尬地自我娱乐了,文风在过渡期可能不太稳定。

截止到9月24号吧,在这之前请随意留言。

你X酒吞童子】百鬼夜行后

#深夜的怨念产物,酒吞摄入严重不足而产生的焦虑和失眠 '_>'

#抽不到吞甚至连碎片也砸不到的我在床上因不能日吞而痛苦的翻滚之后

#决定自我满足一下

#OOC有,半强制车有


#换了以前舍不得的方法来对待他——当然还是有点舍不得,所以很短。

#但还是要开,因为真的好生气


=============================================




END

茨酒】茨木童子捡到一块镜子(上)

#不正经的Hogwarts世界

#四个学院:(格兰芬多)黑晴明的苍龙,(拉克劳文)神乐的白藏,(赫奇帕奇)源博雅的黑豹,(斯莱特林)八百比丘尼的孔雀,院长是安培(白)晴明。

#……我不知道用欧美腔来写茨酒会不会有点奇怪,也可能是我水平不够,所以只是借用魔法世界观了,装饰衣着什么的还是暂时参照游戏和风

#茨木双手健全设定

#分级:PWP,想要参一脚茨酒夏日飙车大会,设定草率只是想开个车不要太认真 (×)

【【重要声明:人物属于阴阳师和他的网易】】

##前情提要:

厄里斯魔镜(THE MIRROR OF ERISED):出场于《哈利波特》系列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被描述为非常气派的镜子,高度直达天花板,金色边框,底下是2只爪子形的脚支撑。顶部刻了“厄里斯 斯特拉 厄赫鲁 阿伊特乌比 卡弗鲁 阿伊特昂 沃赫斯”(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厄里斯魔镜能够使人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最强烈的渴望。

邓布利多的警告:“这面镜子不能教给我们知识,也不能告诉我们实情。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为他们看到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可能实现。”

==================================================

宵禁的时间快到了,茨木童子正匆匆赶回孔雀的宿舍,他单手拎着自己的法杖挽了个圈,,他嘴唇还紧紧地抿着——时间咒术甚至不需要什么咒语,几个幽蓝色的数字飘飘悠悠闪现,跟随在他身侧。他穿过深夜里曲折静谧的外廊,绕开黑豹们精心呵护的一丛丛花花草草。孔雀的寝室在整个园林掩映下的最深处,当茨木路过苍龙的公共茶室紧闭的门扉时,他无意间踢到了什么东西。

茨木童子低下头看去,是一小块巴掌大的镜子,形状并不规则,边缘锋利且扎人——看样子它并不是自愿变成这个样子的。

他有些谨慎地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这是不是苍龙新发明的什么小陷阱——上次他被大天狗那个不断溢满酒液的被子灌得不轻,虽然因此记仇确实有点小题大做,他绝口不提是因为之前那个荒唐无聊的赌局,而他作为始作俑者却输得很惨。

但是茨木还是把镜子捡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天色暗沉,第一眼时他没有注意到镜面映照出的影像有何不同,白茫茫的一团看起来就像是他的头发。

然而他稍微在手里把玩一般地来回变换了几个角度,突然发现镜子里闪过一抹红色 !

茨木心下一惊,反手握住法杖警惕地迅速转身看去,但是空无一人的长廊正如他来时一样。

“谁 !?”

茨木低声喝道,紧接着从喉咙里碾出一串吟唱,催动几个显形和判断咒术,暗沉的紫黑色雾气从他的法杖顶端飘散开去——但是没走多远就都消散了。

打空了。

茨木皱起眉头,凝神听了一会,结果仍然只有他和空气尴尬地互相对峙着。

他不由得又看了看手中的镜子,终于发现那影象似乎有些不同。他举起法杖点亮荧光地同时又谨慎地环顾了一圈。借着这光芒,茨木这次清晰地看到那镜子映出一簇艳红的发丝,熟悉得让他忍不住将巴掌大的镜子拿远了一点,企图看清全貌——

当一只紫色的眼睛和他视线相对时,一切都很明了了。

“挚友 ?”

茨木一下子把镜子捂到心口,四处张望着小声叫到。

但是跟刚才一样无人回应。

他蹙起眉头,又看向那块镜子,这次只能看到酒吞的背影和披散的红发——挚友比他矮一点,茨木能透过酒吞看到一点点自己的额头,然后他惊恐地看到镜子里面的酒吞把头发顺到一边的颈窝,裸露着肩膀和后颈,然后
在他的举着镜子的左臂上亲了一下。

茨木童子吓得差点扔了镜子,他手忙脚乱地把镜子抱回怀里。

那里面的酒吞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视线突然通过上挑的眼尾斜过来,打的茨木的小心脏砰砰作响。他看到镜子里的酒吞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侧回头去,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

茨木这下连呼吸都凝固了,他僵硬地在空空如也的颈窝和小幅度晃动着披散的红发的挚友之间移动视线,然后突然发现——镜子里的他似乎没穿上衣。

而且事情好像不止如此。

他动作僵硬又抱有一丝莫名其妙地期待一般将镜子稍稍向下倾斜了一个角度……

茨木童子给了自己一个高级占卜之印,然后把这面来历不明仍需谨慎怀疑好好研究的镜子揣进怀里带回了寝室。





酒吞正靠在墙边浏览着卷轴,他的法杖点着柔和的光芒,随着头的偏移尽职尽责地来回移动,见到茨木进来的时候,那一小团荧光闪了闪,算是打了个招呼。

“挚友,这么晚了还未休息么 ?”

酒吞头也不抬。

“你小子这么晚跑哪儿去了,等着黑秃子抓到你扣分么 ?”

“吾正是被那黑秃子关禁闭了。”

茨木恨恨地说,正想将外袍换下,不料一下子将自己怀中的镜子抖了出来。酒吞正指挥卷轴自己把自己卷好飞回架子上,耳朵动了动听见一声不同寻常的声响,眼尖地看见茨木正伸手去捞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

他反应敏捷,又是坐着,一伸手用一个悬浮咒打中了它,捞过来打量了一下。

“挚友 !”

茨木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挚友看见那景象会作何反应,他知道酒吞虽然表面放下了红叶,心里到底地还是
记挂着的。

“嗯 ?本大爷又不抢你的,看看紧张什么。”

酒吞把镜子翻来覆去地看了看。

“一块镜子而已。”

茨木看他神色如常,照了一眼就递给自己,心里不禁疑惑。他捏住漂浮过来的镜子,又看了一眼,这次镜子里的挚友就贴在他脸颊边,好像他稍微一偏头就能触碰到对方玫瑰色的薄唇。

茨木不禁向对的方向偏了偏头。

“你什么时候也学苍龙那些人随身带镜子了 ?”

酒吞看着茨木盯着镜子眼睛都直了,还侧着头不同角度地观察,他只当这混小子是在照镜子,好奇自己的小跟班突然间开始注重仪表了。

但是这一声可把茨木吓得不轻,他明显地抖了一下,然后不自然地躲开酒吞探究的视线。

“只是刚刚整理头发时用的,挚友不必在意。吾即使如女子般日日流连在妆台前精心打扮,也定不及挚友无意间的飞扬神采。”

酒吞白了他一眼,他已经习惯茨木那些在他看来毫无根据信手拈来的吹捧。

而在茨木看来那些都是他倾尽毕生所学总结出来的精华。并且挚友的好还在日益超脱于他贫乏的语言,他更要尽心尽力地去记录这些惊艳他生命的瞬间。

“早些歇息吧挚友,已近子时了。”

见酒吞没有进一步追问,茨木悄悄松了口气。他把外袍挂起来,换上绣着枫叶的浴衣,将被褥从柜子里抱了出来,准备睡觉。



茨木把两床单人的被褥铺在房间正中,相距半米,看着酒吞熟练用一个悬浮咒解开自己的发辫,伸手将披散下来的红卷发打理顺畅。他将法杖和镜子一起塞进枕头底下,然后按着自己小鹿乱撞的心故作镇定地掀开被子躺进去。

“晚安,挚友。”

“啊,晚安茨木。”

茨木童子的手正触及到坚硬的镜子边缘,听到酒吞的声音又触电般迅速收了回来,看着因对方大大咧咧的动作而大敞的浴袍底下露出引人遐想的风光。觉得自己指尖发烫发颤。

TBC



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完结。

茨酒】明知故问

#避雷预警:废话超多的车,妖怪茨 X 人类吞

#封图是之前存的非常喜欢(正直脸),权侵删换

【【重要声明:OOC是作者的错,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只属于那个妖怪的时代。】】

赤琴】怦然心动(续)

#避雷预警:心理佛系Gin X 大学生赤井秀一

#Summary都是假的,看了涟漪上的魔术师有点喜欢大学生赤井秀一的感觉,Gin在整个故事里什么都不知道

#Summary:

黑帮大佬跟他的男朋友吵了一架,他觉得对方太幼稚了只凭一个录音就以为能胁迫他做什么什么。

于是老天爷让他看了看他男朋友真正幼稚的时候。



正文 :

Gin抬起眼的时候,一下子就看到了赤井秀一。

 

尽管那副不同寻常的打扮和这个突如其来的环境过于融洽,他还端着手风琴而不是吉他,Gin还是一眼就知道这是赤井秀一。

 

他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在这一瞬间装潢高雅的酒吧灯光由黄转绿,而他看见赤井秀一眼里的那一汪颜色浓郁更甚。

 

Gin的手指条件反射地抽动了一下,手底下威士忌方杯的棱角带来不同于金属的冰冷触觉,他微微屏住了呼吸,视线紧紧盯着赤井秀一,左手下意识地要去摸枪,结果扑了个空。这时候酒吧里一首曲子正奏到终章,尾声渐渐落下来归于平静,他在这令人神志模糊的平静中感到一阵没由来的烦躁,右手手指轻微地抽搐了一下,然后攥紧了杯子,冰凉的水珠打湿他干燥的手心,他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着皮革手套。

 

聚光灯下在歌手低沉的颤音过后也暗了下来,昏暗中有人影在舞台上挪动,紧接着灿烂的紫色灯光突然在舞台边缘爆发,随之而来的是下一首情歌毫无征兆的高潮,甜酒的香气、璀璨的灯光、主唱暗沉糜烂的红发和穿云裂石的嗓音混合在一起,将烂俗的一见钟情勾勒成一段命中注定的美妙缘分,仿佛是天使馈赠给每个企图活着的生命的礼物。

 

在那歇斯底里的赞颂中,赤井秀一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Gin慢慢松开自己的右手,将威士忌推开,方杯在桌子上留下一道参差的水痕。

 

他像大病初愈的老年人那样挪动了一下双腿,左右小幅度地活动了脖子,然后在被擦得锃光瓦亮的沙发扶手上看见了自己的扭曲的脸。

 

左脸脸颊上没有疤痕,领口不是他熟悉的风衣款式,而是另一种在记忆里更为久远的模样,他带着黑色的帽子,但是想必也不是自己那顶礼帽,铂金色的发丝掩映间有什么随着他的动作偶尔闪出光芒。

 

他伸手一摸,脑子里有一根线就绷断了。

 

那是Gin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耳坠,是他第一次任务圆满完成后Sherry送的礼物,同时也内含小型通信和定位装置,简直是华而不实的代名词,在后来一次伪装中差点暴露了,被他亲手爆了。

 

——这是做梦了吗。

 

Gin皱皱眉头扪心自问,但是他混沌的脑子给不出一丁点的可靠的回答,只能任由它在脑海中来来回回地反复闪烁,而他自己的目光还是锁在舞台下方昏黄灯光沾染的暧昧角落里移不开,看这个人背靠着墙壁,不紧不慢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可能是太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Gin甚至在那个风琴手抿嘴笑的时候才意识到对方给他打了招呼,他阴沉着脸别开目光,把右手的威士忌举到唇边,开始审视自己坐的这个半开放式的环形沙发。

 

记忆的堤坝即将崩溃,往日的洪水铺天盖地要将他淹没吞噬——

 

他果然见过赤井秀一。

 

Gin扯动嘴角,想做出一个冷笑。

 

他身边的皮革座位上还残留着些许不自然的褶皱,他伸手触碰了一下,很明显不久前还有人在这里。然而还没等他根据蛛丝马迹继续猜测对方的身份,栗色头发的女孩就撩着半开的纱帘走了进来。

 

卷发之下秀气的东方面孔看得他一愣。

 

宫野志保将帘子放下来,彻底隔绝了外面嘈杂的音乐。

 

“我回来了。”她小巧的下巴上还沾着水光,“刚才和你说到哪里 ?”

 

“……忘了。”Gin顿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回答。

 

宫野志保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我记得好像说到我的班主任谈话 ?”

 

她用细白的手腕托着十五岁模样的脸颊,一个单词一个单词慢慢地说。Gin敷衍地边听边纠正她的日本口音。他把心思剖成两半,一半听着志保的叙述,一半记挂着赤井秀一的脸;一边慢慢地反应着夹杂其中的日语单词,一边回忆着赤井秀一的档案报告。

 

如果Sherry在这儿说着她不喜欢的英语,那他现在应该就是在美国加州,而这个人确实也是在美国读过书——

 

“晚上好两位,打扰了。”

 

水晶帘子外站定了一个穿燕尾服的侍应生,对方端着的铜制托盘上捧着一只高脚杯,里面浓厚黏连的绿色液体犹如一汪水晶,好像轻轻晃动还会发出勾人的声响。

 

“这里有一杯‘环游世界’,赠给铂金色长发的先生,预祝今晚愉快。”

 

侍应生见两人停止了对话看向自己,微微欠身道。

 

Sherry的眼睛亮了一下:“Come in, please.”她欢快地招了招手,也不管Gin刚缓和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好像你眼睛的颜色哎。”

 

她看着侍应生手里的三脚酒杯感叹道,这句话Sherry是用日语说的,当她忍不住要感叹些什么的时候,她还是习惯用日语来说。

 

那就也很像那个叛徒了。

 

Gin如临大敌地看着那被打破他平静夜晚的酒。

 

环游世界,是一个对人颇有好感的邀请。

 

Gin真诚地发出了嫌弃的声音,克制着自己想要伸手接过来的冲动。

 

在他的时间线里他们刚刚分手,还因此大打出手,过程一点也不和平,结局却挺令人愉悦。在他们都挂了彩之后,终于决定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立场问题,理想总是上帝般完美的,他们甚至开了Gin公寓里最后一瓶酒企图安抚两个人都在逐渐暴躁的情绪——虽然最后Gin的那杯酒泼在了赤井的领口,而赤井那一杯让他俩对半喝了,还洒在了Gin的衬衫上。

 

不管怎样,这不影响他们分手。

 

如果还是他的时间线,那他可以把这杯酒看作是再一次短暂同归之后又将陷入分歧的指向牌,但是这里不是,他甚至都不知道这里是哪个神仙世界,他是不是真的就在自己二十三岁那一年的加州,在和一切都没有发生之前的Sherry坐在LA的酒吧里,碰一杯威士忌。

 

他沉默地看着侍应生指甲整齐圆润的手指,然而那表情在宫野志保眼里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目眦欲裂,她往沙发里缩了缩,Gin看起来像会吃人。

 

他终于还是没忍住,纵容自己伸出了手——捏住了侍应生的手腕。

 

“Go back where it comes from.”

 

那个时候Gin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且还发现即使在梦里,他都不能答应。

 

 

 

 

 

赤井秀一要的很简单,过分简单而且有点让人措手不及,他说出口的时候Gin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充裕的理由都白费了——因为这种程度的拒绝根本无需搬出那么多堂而皇之的理由,他只不过需要给出一个明确的拒绝就可以。

 

“是你先求婚的。”

 

他的指责里有一点点被欺骗的委屈,而Gin却像一个哄骗小孩子的父亲一样睁眼说瞎话。

 

“我没有。”

 

哪怕录音就攥在对方手里。

 

 

 

 

“Gin还真是无情啊。”

 

宫野志保小声地嘟囔着,跟在Gin后面走出酒吧。

 

他的余光瞥见赤井秀一漫不经心的扫视,注意到那个人卷翘的短发和花里胡哨的头带,整张脸庞暴露在外,尽管菱角和轮廓已经成熟,却还没有覆上风霜和掩饰。他低垂着眼睑,专注于手风琴上的黑白琴键。

 

手上怕是还只有写字磨出的茧而已。

 

这样的赤井秀一过于陌生,格子衬衫和破洞牛仔裤搭在一起,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小清新的忧伤。

 

那时候的赤井秀一还没有像他熟知的一样内敛而冰冷,并且带着故作神秘的深沉,还没有淬炼出硬而锐利的目光,还没有习惯于被掩盖在层层叠叠的人皮面具之下,把内心的波澜起伏一点点荡平,就像海水冲刷过细白色的沙滩,即使留下让它满目疮痍之后才能发现的贝壳,从外表看上去也圆滑平整得一丝不苟。

 

那时候的赤井秀一正充满着青年人的蓬勃朝气,无时无刻不散发出温暖清甜的阳光和果酒的味道,丰沛的情感绵软细密,又带着似火的热情。他那时候锋芒毕露,肆无忌惮,生活和追逐理想的路程都是顺风顺水的,从不吝啬嘴角的弧度,从不压抑自己的笑声,从不介意在体育课上袒露臂膀和小腿,让汗水沾满他卷曲的黑色额发。

 

那时候他戴墨镜除了遮盖眼角与人打架斗殴留下的淤青以外,就只是为了耍酷,那时候他的手指日夜敲打的还是手风琴的琴键而非狙击枪的扳机,那时候他起床是为了赶课,熬夜是为了毕设,喝酒是为了看球,绕开警察巡逻的路段一路飙车,是为了在黄昏时分从城镇这一边的学校赶去那一边繁华地带的酒吧,赶着在太阳彻底落下去之前占据伴奏区一个舒适的位置,好给自己备受压迫的生活争取一点间歇性资本主义安慰。

 

虽然他唱歌也很好听,但是他更喜欢就只是伴奏,有着些莫名其妙的抵触,不希望为了十几刀的小费让自己每天听起来都带着纵欲过度一般的沙哑。

 

那个时候赤井秀一也不过二十一岁,他还没想到以后要有那么一位宿敌。

 

他们会过早开始斗智斗勇的周旋,甚至还没摸清对方的性别年龄身高职位时就已经打过交道,然而也只是进一步了解到彼此的立场确实不同,没人从中沾到任何便宜。棋逢对手的快感总是让人精神战栗,于是暗自提防就开始在他们心里为对方清扫出个不轻不重的位置,尝过了甜头,就像世间一切热恋中的情侣都迫不及待地想与心上人共渡所有美好时光那样,任何案件交锋中所带来的惊喜手段都希望有机会在对方身上一试,敏锐地察觉到千百万情愫中一条熟悉的痕迹,然后在私下里波涛汹涌地碰撞,浪花四溅,把两个人都浇得透湿。

 

那时候他还没有模糊黑白的边缘,还没有因为卧底的身份而陷入长期的自责和痛苦,他手上还没沾血和灰尘,眼睛也透彻得可怕,里面只有好奇和热情将一切烧得一干二净。

 

而这一切即将发生的事情,Gin已经了然于胸。跟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纠缠四年已经足够他受的,他实在是懒于应对一个情窦初开的学生的示好。

 

尽管公平地说,他自己外表上也没摆脱这个年龄,但是显然已经自视甚高,甚至觉得自己要是露上两手赤井就应该扑上来叫爸爸。

 

 

 

 

“赤井先生,很抱歉没有找到您说的那个人。”

 

赤井秀一手下不停,但是抽空抬眼看了一下侍应生。

 

“没有找到 ?”

 

“是的,他说那位铂金色长发的先生不在这。”

 

 

 

 

FIN

 

 

 ===================================================================

后记:

我超级喜欢那里面的探员哇

年轻气盛,锋芒毕露,温暖又热情,真的超级美好

就像看这样的探员会怎么追老大(×)

所以可能会有后续……(bushi)

讨厌那种无所事事碌碌无为混吃等死的感觉

....也讨厌那种非得让你干但是又没法办好好干的破事儿(๑•ี_เ•ี๑)

....当我努力想要好好做结果周围的人都劝你水一水就算了,更要命的是你发现你不知道怎么样算是好好做这件事情,才算自己尽了力了,或者已经没办法再去好好做了,那种比精疲力竭还要让人难过的感觉会揪得自己心肝脾胃都扭在一起,丧得不行(๑•ี_เ•ี๑)

又想暴饮暴食,吃过之后又恶心的要命想要催吐。

今天也是丧丧的。